欢迎登录中国报业网!!!

  •  
详细

文化综艺的春天还没到?

来源:人民网 日期:2017年9月1日 17:12

半年多来,“文化类综艺的暖春已至”等论调不绝于耳,一片叫好声却难以掩盖其背后的忧思。泽传媒昨天发布的内容中,笔者就题材过于集中、文化名人遭哄抢等现象指出,当前文化节目的“一枝独秀”仍然算不得春天,真正的繁荣须是大众参与的百家争鸣。今天泽传媒将继续为您带来本系列的第二个重要论点——现今许多文化类综艺在带病争春。

在泽传媒不久前发布的有关90后眼中电视节目文化地域契合度的调查问卷中,给年轻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文化节目除央视几档外,佼佼者当数《见字如面》。尽管如此,这档主打纯粹、精致、美好,在豆瓣得到8.9分好评的节目,仍存在一些不足之处,接下来笔者就以此为例展开第二篇的论述。

根基不稳“纵得春风亦不消”

常识性、原则性错误贻笑大方

顾名思义,文化类综艺的主要亮点和卖点都在于“文化知识”,帮助现代人在新媒体浪潮中重拾逐渐淡忘的学习习惯,以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来感染人、教育人,保持内容的正确性是其底线,倘若忽略求实求真,则难以使观众信服。

 

虽然节目中明星嘉宾的台词功力相对深厚,但读信过程中仍难以避免出现知识性和常识性错误,如嘉宾因个人习惯将“聪敏才智”读成“聪明才智”,“颤抖”读成“战抖”——这或可算作一时失误;但将曹禺【cáo yú】读成“cáo yǔ”就贻笑大方了。

仅以曹禺与黄永玉的一段书信往来(收录于节目第一期,由张国立与王耀庆演绎)为例,其中存在不少错误。在黄永玉给曹禺的信中,提到自己在美国生活的一段时光:

“......然后一起在他们的森林中伐木,斫成劈柴,米勒开拖拉机把我们跟劈柴一起拉回来。”

这里的“劈柴”显然是名词属性,指断木劈成、用以引火的小木条,应读作【pǐ chái】,但王耀庆可能是缺乏相关的生活经验,直接读成了当动作讲的“pī chái”。又如曹禺给黄永玉的信中,表达对黄永玉感谢的一句:

收到你的信,好像一个一无所有的穷人突然从神女手里得到不可数量的珍宝。

联系前后文,我们可以知道,“不可数量”一词用以形容珍宝之多,“数量”作为动词,应读为【shǔ liáng】,但张国立直接读成了这个词通常意义上的读法——“shù liàng”,按他的读法,显然文意不通。

 

对于综艺节目中的嘉宾及选手来说,错误的出现不排除有文化背景差异、汉语知识水平和表达习惯等多方面的因素,可以理解;但在标榜深度、内涵,旨在弘扬传统、成风化人的文化类节目中,当误导性、基础性错误出现时,节目组应立即提起重视,着意用场外嘉宾解读或后期剪辑标注等方式,及时更正谬误,以突显节目的专业性和公信力。笔者不否认《见字如面》立足人文、重温传统的极佳定位和它所带来的积极社会效益,但作为文艺评论者,不与业内一片叫好之声随波逐流,不因欣喜欣慰而盲目宽容错误,也是笔者的职责所在。

病态的万紫千红难以长久

不合理的组织编排带来尴尬

除却基础性的知识错误,节目本身组织、编排的质量也影响着观众的评判。旧时书信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一段历史的痕迹,读信者的生动演绎固然重要,但想要真正带领观众走进写信者的内心、感受其境遇并产生共鸣,“解读”就显得至关重要。上一篇文章中,笔者谈到,文化名人是桥梁,把信中“当年事”活化为当今的共情,《见字如面》选择的两位学者,一位偏理性,一位偏感性;一位研究现当代文学,一位研究古典文学,节目组显然希望他们强强联手,为观众献上更全面更精妙的信件解读。然而事实却是,女嘉宾杨雨教授常常截断男嘉宾的话,影响节目的观感,两人并不默契的配合使节目对信件的解读陷入失衡状态。

 

弹幕中被吐槽最多的对象,还有女主持翟毓红。主持功力高下,在演播室解读环节的控场方面能立见分晓。泽传媒调查显示,主持人在两封信之间的转场较为生硬和凌乱,使得节目整体节奏过快、常常刚要触及到关键点即仓促转场;此外,她和女嘉宾的观点过于感性化,令揣摩人物及背景变成了浅尝辄止,缺少深入挖掘。

尽管如此,从立意到创意,《见字如面》还是值得感佩激赏的佳作,为近几年卫视文化综艺节目中翘楚。然而拔萃者尚且如此,更多难以望其项背者更不必说,这几乎成为文化综艺的通病。毫无疑问,这些“先天不足”的明媚鲜妍即使能带来一时的生机,也绝难维持长久春光,文化综艺之花想要常开不败,必须从长远角度着眼,将文化的尊重与实践从口头上落实到细枝末节。我们点赞每一个镜头背后的匠人之心,支持每一次文化创新的执着坚持,但面对种种欠缺和谐之处,仍期待制作团队的知识储备与应变能力不断提高,让优质的文化综艺日臻完美,真正迎来百花醉春。

(泽传媒供稿)

 

所属类别: 热点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文化综艺 

发表评论
 
姓名:
 
小于等于20个字符(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