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中国报业网!!!

  •  
详细

深化电信体制改革(三)

作者:信语阁来源:中国报业网 日期:2018年4月5日 12:44

(四)中国国际电信公司尽快IPO上市

第一,为了筹集资金拓展国际电信市场,促进公司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国际电信公司需要尽快IPO上市。

第二,根据国际电信公司的职责定位,其以合理利润率原则向三大电信公司和新兴电信公司批发国际业务,比如其境内业务利润水平与三大电信公司主营收入利润率平均水平(重组后六年均值为20.18%)基本一致,估计其境内业务每年主营利润规模达到50亿元左右,假如境外业务利润规模初期每年达到15亿元左右(2016年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利润就达到十多亿元),扣除企业所得税后,则净利润估计超过50亿元;再考虑到国际电信公司较好的成长性(尤其是拓展境外市场方面),若选择在境内上市,市盈率按20倍测算,则公司估值达到1000亿元,融资规模争取达到200亿元;若选择在境内外共同上市,融资规模更大。

(五)中国国际电信公司积极扩大国际结算收支差

第一,国际电信公司面向三大电信公司和新兴电信公司的国际业务批发定价管理与国家网络公司类似。

第二,就国际去话业务和国际漫游出访业务而言,国际电信公司需从各个电信公司收取的网络租赁使用费中分出一部分结算给国外运营商;同样,就国际来话业务和国际漫游来访业务而言,国际电信公司需从国外运营商分来的国际结算收入中分出一部分再结算给国家网络公司和各个电信公司,因为国际来话业务和国际漫游来访业务在中国落地使用了国家网络公司的资源,并且与中国的电话用户发生了通信,而中国的电话用户是由中国的各个电信公司付出相应成本发展的。

第三,扩大国际结算收支差。由于国际电信公司独家负责与国外运营商的国际业务合作工作,而国外电信市场基本都是多运营商竞争格局。国外运营商到中国的电信业务(即国际来话业务和国际漫游来访业务)要落地,只能寻求与中国国际电信公司合作,中国国际电信公司在双方合作中自然处于优势地位,可以借此机会将过去由于恶性竞争造成的国际来话业务和国际漫游来访业务的国际结算收入价格适当规范提升,从而扩大国际结算收入;而由我国发起向其它国家的电信业务(即国际去话业务和国际漫游出访业务)也只能通过中国国际电信公司向国外运营商送出,在国外多运营商市场环境中,中国国际电信公司又可以充分利用国外运营商互相竞争的机会,选择网络质量好、服务优、落地价格便宜的当地运营商作为业务落地合作伙伴,从而适当降低国际去话业务和国际漫游出访业务的国际结算支出价格,降低国际结算支出水平;在扩大国际结算收入、降低国际结算支出水平的双重利好因素作用下,从而实现我国电信业务国际结算收支差的持续较快增长。

(六)中国国际电信公司积极务实拓展国际市场

第一,按照积极务实、科学分类、认真评估、因国(地区)施策的原则,中国国际电信公司认真遴选投资目的国(地区)和投资业务,可以采用获取牌照建设网络运营的方式,也可以采用收购控股、参股现有运营商的方式,拓展相关国家电信市场,尤其是一带一路国家的电信市场。

第二,中国国际电信公司的境外分支机构,在做好传统的双边话务量合作的同时,更要重视所在国(地区)本地电信市场的拓展。

第三,积极筹集拓展国际市场的资金。首先将国际电信公司成立时通过混改向有关战略合作伙伴的融资作为拓展国际市场的第一批资金;然后将经营利润和资本市场IPO融资乃至再融资作为拓展国际市场主要资金;其余不足部分,举债经营;总之,在三大电信公司保持对国际电信公司控股权的前提下,股权融资为主,债务融资为辅。

七、全面深化电信体制改革后三大电信公司经营业绩发展分析

根据近些年工信部通信运营业发展统计公报和三大电信公司年报、季报、月报披露的有关内容和数据,在全面科学分析电信行业发展趋势的基础上,综合考虑改革重组效应,本着科学合理慎重的原则,对重组后2018~2023年三大电信公司的经营业绩进行测算分析。

第一步,按照同口径原则,科学理清2016年(因为进行研究测算时三大电信公司还没有发布2017年年报)三大电信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和各项主营业务成本及主营业务利润作为基数。

第二步,由于重组后每家电信公司用户所享受的网络服务水平是一致的,为便于分析,假定重组后三大电信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不含网络租赁使用费的其它各项主营业务成本都保持同样水平的增长率;网络租赁使用费按照三大电信公司所占用的网络资源比例进行分摊,为简单计,首先将总的网络租赁使用费按主营收入占比分摊至移动和固网两个专业;移动专业按语音、流量、短彩信的主营收入占比进行分摊,语音、流量、短彩信三个子专业再分别按照三大电信公司的对应业务量市场份额进行分摊;固网专业按照固话、宽带、其它业务的主营收入占比进行分摊;固话、宽带两个子专业再分别按照三大电信公司的用户市场份额进行分摊,其它业务再按照三大电信公司对应业务主营收入市场份额进行分摊;这样层层递进分摊下来,可以测算出三大电信公司各自应当承担的向国家网络公司和国际电信公司支付的网络租赁使用费,这样就可以测算得出三大电信公司每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和各项主营业务成本及主营业务利润。

第三步,在主营利润的基础上,再加上非经常性损益,就可以测算得出三大电信公司每年的税前利润规模。

第四步,在企业所得税法定税率为25%(假定今后几年维持不变)的情况下,按照2014~2016年三年实际均值作为今后几年的企业所得税实际税率,就可以测算得出三大电信公司每年的净利润规模。

(一)2016年三大电信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营业务成本、主营业务利润分析

第一,由于多方面原因,三大电信公司收入损益表的财务科目分类并不完全一致,这给读者阅读对比分析其年报带来一定困难,为便于读者清晰了解掌握,本报告按照电信业的通常财务规则对三大电信公司的收入成本统一科学分类并统一口径进行厘定分析。

第二,重组前三大电信公司主营业务利润公式为:主营业务利润=主营业务收入-折旧摊销成本-运行维护支撑及能耗成本-市场营销及其它成本-人工成本-管理成本-网间结算支出成本-净财务成本(公式7.1)

第三,主营业务收入对应三大电信公司年报中的通信服务收入,不含通信产品销售收入;因为通信产品销售收入中手机销售占比最大,而三大电信公司手机经销模式有差异、同一家公司不同年份也有较大差异、财务处理模式也有差异,为便于三家对比分析,不含通信产品销售收入;主营业务收入再加上通信产品销售收入等于营业收入;除特殊指出之外,本报告所指收入都是指主营业务收入。

第四,主营业务成本包括折旧摊销成本、运行维护支撑及能耗成本、市场营销及其它成本、人工成本、管理成本(不含财务费用)、网间结算支出成本、净财务成本共七大项,不包括通信产品销售成本,道理同上。

第五,折旧摊销成本、运行维护支撑及能耗成本主要与网络相关。折旧摊销成本是各类投资(主要包括通信设备安装工程、IT系统及增值业务平台工程、线缆工程、管道工程、局房工程、车辆购置、办公设备购置等)所形成的资产按照有关财务规则每年按一定比例计提的成本;运行维护支撑及能耗成本主要包括运行维护费用、经营租赁费用(包括支付给铁塔公司的租赁费)、电路及网元租赁费、动力水电费等,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在年报中将该等成本计列为网络运营支撑成本,中国移动在年报中将该等成本计列为电路及网元租赁费和其它营运支出之下的有关科目项,三大电信公司财务计列口径有所区别。

第六,市场营销及其它成本包括三部分,一是与直接与市场经营销售及客户服务有关的成本,如终端补贴、佣金及渠道补贴、广告宣传费、促销费用、客户积分兑换奖励、客户接入成本等,二是不能归集到其它六大项的成本:三是特别说明一下,将通信产品销售盈利/亏损在市场营销成本中予以体现,因为大部分通信产品(如手机、SIM卡等)的销售价格等销售政策是由三大电信集团公司总部制定,受此影响,该等销售盈利/亏损带有强烈的“政策性”特征,以2016年为例,中国电信通信产品销售盈利(通信产品销售收入-通信产品销售成本)41亿元,但同时销售费用中包含93.7亿元手机补贴,而中国联通恰恰相反,通信产品销售亏损33.11亿元,而其中30.7亿元是手机补贴造成的,但其销售费用中又不包含手机补贴,中国移动通信产品销售亏损23.53亿元,为统一口径分析,凡是通信产品销售亏损的,就在销售费用的基础上增加对应亏损额并反映到市场营销成本中,凡是通信产品销售盈利的,就在销售费用的基础上减少对应盈利额也反映到市场营销成本中。这样安排处理以后,不仅在收入中不包含通信产品销售收入、在成本中不包含通信产品销售成本,并且实际上是按照通信产品销售零利润来测算的,三大电信公司的主营利润也不受影响。

第七,人工成本既包括人员薪金、工资、劳务费及其它福利费,还包括员工退休金成本(退休计划供款),三大电信公司财务计列口径一致。

第八,管理成本(不含财务费用)主要包括办公、差旅、业务招待费、物业管理及相关费用,三大电信公司财务计列口径基本一致。

第九,网间结算支出成本主要包括因需使用其它国内外电信运营商网络来完成从本公司电信网络始发的语音及数据通信而向其它运营商支付的网络使用费,三大电信公司财务计列口径一致。

第十,净财务成本指财务费用减去利息收入,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同口径;由于中国移动拥有数千亿元的银行存款(2016年底为3353亿元,另外现金及现金等价物904亿元),每年利息收入100多亿元(2016年为160亿元),而带息负债非常少(2015年底没有,2016年底不足50亿元),因此,将其利息收入列为非经常性损益,净财务成本计列为零;净财务成本方面三家公司分析时稍有区别。

第十一,根据上述主营业务收入和主营业务成本的分类,根据2016年三大电信公司年报数据再进行统一口径的分类测算,可以得出2016年三大电信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营业务成本、主营业务利润、税前利润、净利润。由于2016年中国移动的管理成本在年报中没有明细计列,根据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管理成本占主营收入的平均比例进行估算。

表7.1  2016年三大电信公司主营收入、主营成本、主营利润、净利润(单位:亿元)

 

主营收入

折旧摊销成本

运行维护支撑及能耗成本

市场营销及其他成本

人工成本

管理成本

网间结算支出

净财务成本

主营利润

非经常性损益

税前利润

净利润

中国电信

3096.44

679.38

940.92

455.70

544.60

85.96

117.90

32.35

239.66

1.31

240.97

181.09

中国移动

6234.22

1380.90

1382.72

1115.22

794.63

162.08

217.79

0

1180.88

263.74

1444.62

1088.39

中国联通

2409.80

768.05

511.67

548.71

369.07

57.98

127.39

38.57

-11.64

19.48

7.84

6.30

 (二)重组后三大电信公司利润测算公式

重组以后,三大电信公司主营利润测算分析的公式稍有区别,公式如下:

第一,主营业务利润=主营业务收入-网络租赁使用费-市场营销及其它成本-人工成本-管理成本-网间结算支出成本-净财务成本+调整因子1(网间结算调整)+调整因子2(增值税负调整)+调整因子3(无线电频率和码号占用费调整)(公式7.2)

第二,税前利润=主营业务利润+非经常性损益(公式7.3)

第三,净利润=税前利润一企业所得税(公式7.4)

第四,重组后三大电信公司绝大部分资产被国家网络公司收购,与国际网络有关资产被国际电信公司收购,还余下少量资产(主要是部分办公用房、营业用房、车辆和IT系统等);按道理讲,该等余下资产所产生的折旧摊销和运行维护支撑能耗成本由三大电信公司承担,但这样测算过于复杂,为便于测算,将三大电信公司余下资产所产生的折旧摊销和运行维护支撑能耗成本“平移”至国家网络公司,成为网络租赁使用费的一部分;这样测算分析,基本不影响三大电信公司的利润结果,一是因为余下资产占比已经非常小,二是因为“背着抱着一般沉”,余下资产所产生的折旧摊销和运行维护支撑能耗成本“平移”至国家网络公司,然后再按照业务量或用户量市场份额又分摊至三大电信公司,只不过与不“平移”的方式相比,三大电信公司中有的公司稍增加一点成本、有的稍减少一点成本,利润影响较小。所以在公式7.2中没有“折旧摊销”和“运行维护支撑能耗”两项成本,这两项成本包含在“网络租赁使用费”中了。

第五,虽然国家网络公司成立以后,各个电信公司之间的网间结算收入/支出不存在了,但为了分析测算时重组前后口径一致性,重组后测算主营收入时仍然包含网间结算收入、测算主营成本时仍包含网间结算支出成本,但由于重组后网间结算收入/支出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了,就加上调整因子1来反映重组后取消网间结算对主营利润的影响。

第六,重组前三大电信公司实际増值税负几乎为零,重组后电信行业投资绝大部分由国家网络公司负责,三大电信公司由重资产的网络运营商,转型为轻资产的“电信经营+资本运营”公司以后,其增值税进项税估算减少30~40%,但增值税销项税随着收入规模的增长而增长,二者共同作用之下,三大电信公司实际增值税负合计由重组前接近于零上升到重组后平均每年300亿元左右。重组以后电信行业主营利润将大幅提升,企业所得税也由重组前平均每年407亿元上升到重组后平均每年792亿元左右(不含新兴电信公司)。重组后电信行业(不含新兴电信公司)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两税合计年均达到1092亿元左右,比重组前平均每年增加685亿元左右、增长1.68倍。根据国家降低企业负担、降税减费的精神,一是可考虑将电信行业增值税税率由目前的6%和11%两档调整为6%一档,二是取消或免收向电信企业收取的无线电频率、码号占用费。两条措施实施以后,重组后三大电信公司合计增值税负平均每年为200亿元左右,无线电频率、码号占用费每年接近100亿元也可以取消,但即使这样,重组后电信行业(不含新兴电信公司)合计平均每年新增税收585亿元占到年度国家新増税收收入的4.5%左右。因此,就加上调整因子2来反映重组后增值税负变化对三大电信公司主营利润的影响,加上调整因子3来反映重组后取消向三大电信公司收取的无线电频率、码号占用费对主营利润的影响。

(三)2018~2023年三大电信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测算分析

第一步,按照重组前后口径一致原则测算。由于测算时三大运营商2017年年报还未披露,为测算简单,在2016年主营收入基数基础上,假定2017~2023年三大电信公司主营收入增长率相同,根据前文关于未来几年收入增长水平的分析,考虑到2018年受取消手机长途、漫游费和流量漫游费以及降低家庭宽带资费、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资费和国际长途资费影响较大,三大电信公司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2022年、2023年主营收入增长率分别按照6.1%、4.8%、5.5%、5.1%、4.7%、4.3%、3.9%进行取定,这样就可以测算得出不考虑新兴电信公司进入市场带来影响的主营收入1,见表7.2。

第二步,测算重组以后新兴电信公司主营收入市场占比。考虑到国家网络公司、国际电信公司全国集中BSS系统即使以比较快的速度建设,估计也要等到2019年四季度才能建成,再加上电信经营销售市场开放进程安排和有关事物工作,以及新兴电信公司的IT系统与国家网络公司、国际电信公司全国集中BSS系统对接时间需要,再考虑到先开放移动业务再开放固话宽带业务的时间安排,估计新兴电信公司分别最早于2020年1月、2021年1月开始在移动业务市场、固话宽带市场进行真正的商业经营,由于市场开放还有一个先试点后扩大的过程,因此估计新兴电信公司在移动业务收入市场的占有率2020~2023年分别达到0.5%、1.5%、3.0%、4.5%,在固网业务收入市场的占有率2021~2023年分别达到0.5%、1.5%、3.0%,综合测算,新兴电信公司的收入市场占有率2020~2023年分别达到0.4%、1.3%、2.6%、4.1%,2023年新兴电信公司主营收入可达到接近700亿元,当年增量收入市场份额占比超过40%。这是相当不错的成绩,因为虚拟运营商进入市场后的第四年即2017年其收入市场占有率甚至连0.5%都不到,而本轮行业改革重组以后,民营、外资等社会资本与三大电信公司以完全平等身份进入电信市场竞争以后的第四年即2023年新兴电信公司总体收入就可达到接近700亿元、收入市场占有率超过4%,而中国联通成立5年时其收入市场占有率甚至连1%也不到。

第三步,测算重组以后考虑到新兴电信公司影响后的三大电信公司的主营收入。假定新兴电信公司所取得的市场份额,是三大电信公司按照重组前即今天的市场份额比例“贡献”的,则在前述主营收入1的基数上分别乘以100%、100%、(1-0.4%)、(1-1.3%)、(1-2.6%)、(1-4.1%)即100%、100%、99.6%、98.7%、97.4%、95.9%,就可以测算得出2018~2023年三大电信公司主营收入,见表7.2。

表7.2  2018~2023年三大电信公司主营收入预测(单位:亿元)

 

2016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23

中国电信

3096.44

主营收入增长率

4.8%

5.5%

5.1%

4.7%

4.3%

3.9%

不考虑新兴电信公司影响的主营收入1

3443.06

3632.42

3817.67

3997.10

4168.98

4331.57

考虑新兴电信公司影响后的主营收入

3443.06

3642.42

3802.40

3945.14

4060.59

4153.98

中国移动

6234.22

主营收入增长率

4.8%

5.5%

5.1%

4.7%

4.3%

3.9%

不考虑新兴电信公司影响的主营收入1

6932.08

7313.34

7686.32

8047.58

8393.63

8720.98

考虑新兴电信公司影响后的主营收入

6932.08

7313.34

7655.57

7942.96

8175.40

8363.42

中国联通

2409.80

主营收入增长率

4.8%

5.5%

5.1%

4.7%

4.3%

3.9%

不考虑新兴电信公司影响的主营收入1

2679.55

2826.93

2971.10

3110.74

3244.50

3371.04

考虑新兴电信公司影响后的主营收入

2679.55

2826.93

2959.22

3070.30

3160.14

3232.82

三家合计

11740.46

主营收入增长率

4.8%

5.5%

5.1%

4.7%

4.3%

3.9%

不考虑新兴电信公司影响的主营收入1

13054.69

13772.70

14475.11

15155.44

15807.12

16423.60

考虑新兴电信公司影响后的主营收入

13054.69

13772.70

14417.20

14958.42

15396.13

15750.23

所属类别: 传媒名著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电信改革 

发表评论
 
姓名:
 
小于等于20个字符(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