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中国报业网!!!

  •  
详细

选秀综艺节目导师年轻化 18岁就开始带选手

来源:新京报 日期:2019年6月21日 12:21
原标题:选秀综艺导师年轻化,18岁就开始带选手

  《中国好声音》一开始的海报并没有突出导师,到第三年,导师出现在了海报上,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导师对节目的重要性。

  年轻的易烊千玺和华晨宇分别当了不同节目的导师。

  《明日之子》出道的毛不易将任《明日之子3》星推官。

  近日,在《明日之子水晶时代》(《明日之子3》)曝光的先导片中,火箭少女101、X玖少年团“教母”龙丹妮与其选拔出的孟美岐、毛不易等畅聊台前幕后。在这一季中,他们将共同作为星推官同场选拔。

  近两年,大量的养成、选秀类节目在导师的选择上都开始趋于年轻化。在《超级女声》一家独大的年代,大众选秀综艺仍是市场新秀,捧人大多依仗唱片公司,柯以敏、宋柯等当时30岁-40岁的音乐人成为这类节目的常客。随后,刘欢、那英、庾澄庆、羽·泉等更多台前艺人也开始加盟其中。如果说前十年的导师市场仍是“老炮儿”的天下,如今,当年被选拔的90后、00后年轻人却摇身一变成为综艺新宠。例如2019年《中国好声音》终于走出60、70代的音乐圈,选择85后的李荣浩首当导师;《乐队的夏天》邀请19岁的欧阳娜娜与50岁的张亚东同台坐镇;而90后的鹿晗、吴亦凡、黄子韬,95后的程潇、周洁琼也纷纷以“前辈”的身份为圈中选拔新生力量。“老炮儿”唱罢,后辈登台,为何选秀节目不再以年龄论资排辈?到底是年轻化还是流量化?

  原因1

  对选手更具感召力

  作为《创造101》中除王一博外最年轻的导师,25岁的黄子韬在去年塑造了一个“严格又接地气”的导师形象:当选手因残酷赛制而紧张时,黄子韬现场献唱张杰的《最美的太阳》并强行破音,为选手们轻松解压;但当选手为了争第一不顾队友受伤时,黄子韬则怒摔台本,“做一个善良的人,比什么都重要”。事后,《创造101》选手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黄子韬和她们非常亲近,一言一行都带给她们很好的启示。

  如今,综艺选手逐渐年轻化,从80、90后逐渐过渡到95、00后;而选秀形式也从集体训练+导师点评的远距离选拔,升级为陪伴性质更强的养成形式。导师不仅需要坐在“神坛”上决定选手去留,同时也要深入选手训练日常,与他们打成一片。因此,相较于选手年龄差距较大,观念更易刻板的老艺术家而言,年轻导师对年轻选手更具感召力。

  《青春有你》的舞蹈导师徐明浩年仅22岁,他曾坦言,作为节目中最年轻的导师有压力,但正是因为和选手年纪相符,彼此间更像是朋友一样相处,也可以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他们,“可能其他老师跟选手的距离比较远,而我可以跟他们更亲近一点,就像朋友一样,可以教他们很多东西。”而《偶像练习生》周洁琼和程潇作为舞蹈导师入场时,不少选手也曾笑称:“是她们为我们带来了动力。”

  原因2

  吸引更多年轻观众

  年轻艺人不仅对年轻选手具有感召力,同时也吸引到更多年轻观众群体。曾以林俊杰、胡彦斌、张靓颖等80后歌手为主的《梦想的声音》,在第三季曾邀请90后的王嘉尔坐镇前四期节目。王嘉尔不仅带来新潮的曲风,同时令舞台更具年轻气质,“《梦想的声音》非常需要这样的年轻艺人。王嘉尔在节目中的第一首歌《该死的温柔》推出之后,其火爆程度并不亚于其他导师这一季的作品,也让这档节目吸引到更多90后、00后年轻人的关注。”该节目总导演孙竞曾表示。

  而曾制作选秀综艺的导演李楠(化名)坦言,如今综艺选拔的重点仍是年轻人,且如今大多选秀综艺转网,网络受众又大多是18-30岁的年轻人,年轻导师不仅代表着当下年轻市场的喜好,同时也能够让节目更加年轻化,吸引到更多精准受众群体。“如果一档养成网综邀请的都是四五十岁以上的老艺术家当导师,无论是站在招商角度还是对观众的最初吸引程度,肯定不敌有年轻导师坐镇更有话题。”

  博见传媒创始人吴闻博博士认为,导师年轻化主要出现在网络节目当中,这个跟整个网络节目和它的传输方式是非常吻合的。电视节目更强调权威性、专业性,因此导师更讲究资格,但网综本身就是主打明星牌,基调轻松活泼,所以在专业性和权威性上要求相对低一点。网综导师更多是需要基于自身的经验和独特的视角,以及独具魅力的点评风格吸引年轻观众。年轻导师,年轻选手,和年轻态的语言表达方式其实是相互配合的。 年轻导师与网络节目表达方式也有关系。《超级女声》时代,导师就是导师,学生就是学生,选手不太可能对导师产生反抗性,更多是一种单向说教式的导师,像一种课堂。但现在的选秀节目更彰显选手个性化,虽然你是我的导师,但其实你也只是节目规则中具有决定权的人而已,这并不意味着我必须要对导师言听计从,这就是网络节目讲究的平等和个性。

  评判

  年轻≠不专业

  当29岁的刘宪华与廖昌永共同担任《声入人心》出品人时,诸多观众质疑其“资历不够”。刘宪华曾回应到,不可能每个导师都是年纪较大、经验很多的,他代表的是做古典音乐的年轻人,“我觉得这个节目就是想让观众了解到并不都是很老的人在做美声或者古典音乐,所以我在这个位置上就是要让大家知道,年轻人也可以做古典音乐,做美声。”

  如果将导师的“斗兽场”类比为“职场”,资深导师似乎代表着更被信任的上级,而年轻导师却往往遭到“经验不足”的刻板印象。然而实际上,如今圈中崭露头角的90后艺人往往已有5-10年的表演经验,舞台熟悉度、观察力甚至专业能力,并不输于资深导师。例如张艺兴在加盟《偶像练习生》前也曾有过近五年的海外练习生生活及六年的舞台经验,无论是节目中一丝不苟的点评选手舞蹈中缺乏“balance”,还是对选手散漫的训练态度表示不满,其在专业能力考察的全面性和严格度上,甚至突出于前辈欧阳靖和李荣浩。“我们想找到具有专业高度、专业能力,且有过练习生经历的人来做我们的全民制作人代表,而张艺兴正是这样的人。他知道练习生会经历什么样的问题,会有多压抑的心情,也知道他们在何种境况下会对舞台产生极度的渴望。”姜滨曾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赞张艺兴对专业程度的重视。

  吴闻博认为,年轻导师很多本身就是选秀出身,所以对选秀感同身受,他们对选手更多是一种朋友式的关系,平视的交流,与资深导师的教师式表达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年轻导师的综艺感会比资深导师更强,他知道节目想要表达什么内容,可以更好地适应节目话语形态。

  趋势

  新老导师相辅相成

  孟美岐、毛不易、华晨宇三位90后组成了《明日之子3》星推官的“半壁江山”,井柏然、周冬雨成为《演员的品格》唯二的“学长学姐”。年轻导师与资深导师的更迭速度似乎正在持续加快,未来导师市场是否会彻底沦为90、00后的“斗秀场”?

  对此,曾参与选秀综艺制作的李路(化名)表示,如果是泛众选秀,他的团队如今在组导师盘子时仍会优先考虑“老炮儿”,其次再搭配年轻导师与之相平衡。在李路看来,有资历的导师首先可以在专业度上让更多观众信服,几十年的经验足以让他们给年轻选手们提供更中肯的意见。同时,资深导师不会过于根据市场进行选择,“有时他们也不太了解年轻市场的审美,甚至会在节目里直言对如今市场的看法,这不仅有话题讨论度,同时也能够让更多业务能力强的选手突围。”但李路表示,确实基于目前年轻观众的需求,以及考虑到与年轻选手的沟通畅通度,年轻导师也必不可少。

  ■ 对话·毛不易

  可以和选手感同身受

  新京报:此次为什么会受邀担任《明日之子》的导师?

  毛不易:因为我觉得《明日之子》作为我出道的节目对我来说很有意义,节目组邀请后,我也很想把我两季在节目里所有的经验和新的这些选手分享。

  新京报:你认为在六位导师中,你的优势是什么?你认为自己能够给这一季的选手们哪些建议和指导?

  毛不易:我觉得我的优势是从《明日之子》诞生到现在,就一直在参与其中,然后体验过各种各样的身份,对《明日之子》整个节目算是比较了解的,也知道作为选手的心情,也了解节目组一些设计的用意。其实建议和指导谈不上,更多的是作为学长,对他们比赛过程会产生的一些情绪比较理解,也能够比较感同身受地疏导他们。

  新京报:面对宋丹丹、孙燕姿、龙丹妮这样的前辈,以及两季“元老”导师华晨宇,私下是否和他们吸取一些当导师的经验或建议?

  毛不易:最开始会紧张,录过几期以后就发现大家其实还是非常尊重彼此的意见,大家的角度也不太一样,所以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其实对于好的东西大家有一个统一的属于《明日之子》的选人的标准,这个是没有特别大的出入的,所以沟通起来是比较顺畅的。

所属类别: 热点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年轻化 

发表评论
 
姓名:
 
小于等于20个字符(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