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中国报业网!!!

  •  
详细

尹明华:传媒融合的思维转变和组织再造

作者:尹明华来源:中国报业网 浏览次数: 日期:2016年4月27日 21:29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尹明华教授在第十一届中国传媒大会上演讲

        在痛苦的断崖式下滑之下,传媒融合的正当性、紧迫性与重要性毋庸置疑。然而,无论是稳健的传统媒体还是创新开放的互联网,如何融合多股不同力量,其依据与路径又何在,仍然扑朔迷离。

        在经历了痛苦的断崖式下滑,今天,大概已经没有人再会怀疑媒体融合的正当性、紧迫性和重要性。尽管最有利的时间窗口过去了许多,尽管信息传播 的体制内机构性媒体权利已经被社交媒体稀释。由于社会对主流舆论的引导依然保持着不可或缺的需求,因而即使对移动终端实现的社交传播的精彩赞叹不已,人们 也承认我们这个社会要更好地向前发展,就始终需要以传统媒体为代表的主流舆论的存在。


    但是主流媒体以什么样的方式在现实中存在,这是一个问题。传统媒体在过去日子好过的时候,在取得辉煌成就的同时,也带出甚至掩盖了很多根深蒂固的问题。这些 问题的根源,主要是体制的负面效应造成的。换句话说,在互联网新媒体发展的今天,这些问题究竟应该作为劣势加以克服,还是作为优势加以放大?


    媒体融合不仅仅取决于对技术和形态的认知。从长远看,主要与路径选择和方向把握有关。张力奋教授最近说,老媒体问题不解决,新媒体就很难走远。我赞同这个说 法。新媒体有自身存在和发展的特点和规律,是依托市场的,依托自然的竞争条件,在技术不断发展创新的推动下,通过与用户、需求的互动,始终在改进自己的服 务中获得持续增长。假如在可能的选择性融合中,把过去的问题作为一种好的“路径依赖”加以选择,很可能会犯方向性的错误。
 

    过去,我们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环境下,通过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现在我们是在已经形成的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环境中搞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成就证明, 单靠社会主义制度,我们发展的并不理想,市场经济会对社会主义的建设和发展能起到强有力的推进作用,因而市场经济不是什么坏东西。就是邓小平说的,市场经 济不是资本主义。只要用的好,它可以而且应该成为社会主义的一部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用市场的力量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今天,多用市场的办 法解决问题,不仅仅是一种低成本的有效率的方法,也是一种公平的可以长远持续发展的方向,是一种方向性选择。


    当一个行业的重组和改造,成为这个行业的整体意识和整体行动时,再宽广的道路也会变窄,再多的机会也会有变成陷阱的可能。突破重围还是要依靠市场的力量,尽管这很艰难。当然短期内在对生存模式进行探索时,可以不拒绝行政的支持,但是从长期来看,行政短板的障碍不是用行政力量可以克服的。浓厚的行政背景将会给 长远的生存带来更多的问题和疑惑,使绝处逢生和凤凰涅槃成为奢望。


    喻国明教授认为, 传统媒体在选择转型之时,无法回避自身的制度性束缚,需要由稳定的工作流程、稳定的价值观来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目前看来,在与互联网相关的领域,凡是成功的企业,都会采取一种“命运共同体”的机制和做法,诸如职工股权激励和经营合伙人制等,从而避免职工或人才的单位所有、企业所有和行业所有,这样,在新技术展示的新的就业前景和创业机会面前,就可以完全由建立在自身利益基础上的价值观,来决定个人职业和理想路径的取舍,而人员的流动也不会造成企业运行的 波动。因为整个行业的运行发展方式与价值理念相同,是跨界的、开放的,人才流进和流出保持一种制度制约或机制调节下的自然平衡。


    所以,关于媒体融合,在解决了要不要做的问题以后,面临的是怎样做的问题。后一个问题涉及到与行动相关、但又在行动以外的因素,这就是思维方式和组织构架的 问题。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许多企业的成功,或者成功的希望,都是用不一样的、契合互联网规律和市场要求的颠覆性思维、以及具有可持续投入和加倍回报的模式 保证的组织方式来实现的。在传播领域以外正在发生的、依靠互联网+创业成功的案例告诉我们,一哄而上的时候,尤其要注重起步阶段时的制度设计和机制选择。


    借助于同意识形态结缘的优势,在现实环境中的新闻舆论的作用和地位,从来是高居不下无可撼动。这曾经让我们无比自豪,也让一些人心怀苦恼。但在今天,在面临 生存危机时,却有人容易在彷徨和疑惑中,把这个体制的曾经显而易见的劣势作为好处,进行怀念和依赖。实际上,有不少怀有职业理想的新闻从业者,也是完美的现实主义者,希望的职业状态很简单,就是:有无可撼动的政治背景,有行政性投入的无限支持,有国有体制的长期保证,有无从担忧的较高收入来源,有高于社会中上水准的体面生活,有不同于一般行业的社会地位。然后,有这一切之后,在以不同的方式占据其他行业难以企及的位置以后,开始整肃行装,谈新闻理想,谈专 业主义精神,谈社会导向,谈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谈国企如何按照市场要求加快转型,等等。只是社会在面对这些正确的传播时未免会问,你自己为什么选择与社会绝大多数行业不一样的方式存在?


    我们已经看到,今天,在经济战线,国有企业大量的负债,再次被赋予债转股的方式,装进了无限悠长的时光隧道,等待着新一轮的社会消化。这一次,仍然没有 人怀疑,这一屡试不爽的用时间换空间的做法会不会灵验,甚至会加重未来持续发展的负担。因为现实问题的解决和推迟问题解决的重要性,一定要优先于能否解决 问题的合理性。有时候,时间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因为随着时间的过去,曾经重要的会变成次要,曾经强烈的会变成淡薄,曾经明确的会自然化解。那么,在我 们这个行业,这个被党和国家赋予重要的、无可替代的、是“党的工作一部分”、对社会健康运行持续发展必须提供正确引领的新闻舆论行业,我们究竟该如何做得 “正确”起来呢?我们该如何通过某种利益机制的共同体,来不断强化我们与党、与国家、与人民的天然的“政治命运共同体”呢!


    互联网时代,创新之所以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是因为互联网就是为创新准备的,新媒体就是为变化准备的,媒体社会化和社会媒体化甚至就是为颠覆准备的。旧瓶装新酒或者新瓶装旧酒,都会使我们努力创新的东西变型走样,甚至比原先的状态更加糟糕,从而陷入进退失据的境地。转型融合面临的困难还刚刚开始。假如困难是容易克服的,那么就会有太多太快的成功会导致产生新的更大的问题;假如不能解决最基本最紧迫的生存模式问题,那么关于自身发展的意义和方向的疑问就挥之不去。必要的护卫发展的思维转变和秩序构建,已经比发展本身更为重要。


    我们要专注于一个好的结果,必须要拥有一个好的开始和过程。

所属类别: 最新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思维转变 组织再造 

发表评论
 
姓名:
 
小于等于20个字符(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