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中国报业网!!!

  •  
详细

传统媒体与地方政府新媒体的融合创新——地方报刊价值重塑的路径思考

作者:中国报业网秘书处来源:中国报业网 日期:2017年2月13日 14:24

               演讲嘉宾: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谭云明

    我刚才在听廊坊日报张社长的演讲很有感慨,张社长经常参加传媒大会。好几年前我们到廊坊日报参观过,做得很不错,我感觉到张社长讲的一二三四五六提炼得非常好,所以我们业界也愿意学习。我刚才听的报告之后我也看到了地方报社一个新的途径,我觉得是有希望的,所以把传统的报纸唱衰我觉得未必有道理。今天我想跟大家交流的一个话题,就是地方的传统媒体如何走出低谷,我在思考一个新的话题,就是跟地方政府性媒体的结合。

    我跟大家交流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6天之前《京华时报》休刊,31号有一个报道的题目是《我们只是转身,我们不会离去》,我把这个文章看了一下,有几个话题我觉得很有意思,这个话题就是说不是停刊,它是休刊,从1号开始它们纸质版休刊,但是京华网、京华圈等等就以这些展现给大家,尤其是最后有一段话很有意思,它说“变革的大潮浩浩荡荡,巡视二维,尽早转型,是明智之举。”尤其是它说的一句话,它说“变革不可能是简单、从容地转身,新闻理想不灭。”“我们只是转身,不会离去”,这给我们一个很深刻的思考,我们看京华15年的历史,从01528号创刊,到后来一个一个的荣誉是非常辉煌的,它获得过“状元媒”,而且在全国的报刊当中的点击率获得了第一名,这些殊荣我就不说了。到了2011年的时候,在创刊十多年的时候变更了主办单位,20161113号在新媒体的冲击和市场环境的变化下,它是身陷困境,亏损严重,脱身未果,所以它要休刊。休刊它不是第一个,但是我们梳理一下这些年这些报刊停刊也好,转型也好,这些报纸还是一大堆的,从《杂文报》、《长株潭》、《九江晨报》一直到《京华时报》的休刊,刚才张总也说了,纸媒可能是一种没落,但是并不是毁灭,死掉的是肉身,不灭的应该是一种精神。

    何以见得呢?我们看一看《今日早报》它们的微信新闻的举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死的是肉身,再生的就是一种新的灵魂。《京华日报》休刊以后怎么办?我今天做一个演讲分享有两个考虑,一个是我承担了今年北京市的一个课题,就是北京政务新媒体传播工作研究,还有一个是我前几年把国家税务基金的课题,我就想一个问题,我们报纸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些可能会退出,怎么办?我当初感觉到退出有两个方式,一个是行政退出的方式为主导,一个是市场退出为主导,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个报刊退出机制。退出之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你的人员安排。这一次《京华时报》退出的时候,它的人员安排大概是11月份的时候专门开了一个会,而且专门有一个员工转岗交流启动的会,这个会里面我发现他们的安排是这样,有202个岗位,基本上都是在新闻在线上,其他的100多个岗位在其他的文化企业。

    《京华时报》这么牛的报纸,它休刊是必然吗?有一个新媒体采访了曾经的创刊人朱德付,他说所有的报纸都有这种可能。所以,《京华时报》的休刊让我想起几个思考的问题,一是我们的报刊是不是过剩了,二是我们如何来看休刊的问题,如果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该怎么办。回到我们这个主题,我们的传统媒体重合来重塑自己的价值,如何东山再起。我在这里跟大家交流一个话题,这也是做北京政务新媒体以来调研思考的一个问题,即使我们的传统媒体,尤其是地方报刊有一片新的蓝海,这个蓝海就是跟地方政务性媒体的融合和创新。地方报刊能不能跟地方的新媒体珠联璧合或者融合创新呢?我们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看地方的报刊,我这里引用的数据是《2016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的数据,我们面临着生死的问题,这些数据我就不具体说了。

    从这几年来看,报纸的休刊和停刊来看形势还是比较严重的,期刊也是一样的,《瑞丽》这么好的杂志也停刊了,让很多人感到寒心。在这个背景下,报刊是这个状况,我们看政务新媒体是什么状况呢?这里我也有一个数据是新华网舆情分析的一个数据,说全国的政务性媒体的状况,到20156月份全国各级单位的政务新媒体的帐号超过了30万个,这个数量是很大的,人群45亿人次。这是各个省级开通的一些情况。这给我们一个概念,政务新媒体可以说是燎原之势,这个趋势或者这个现状是非常明显的,尤其是省会或者副省级城市的政务新媒体发展很快。

    同时,行业类的政务新媒体发展也很快,尤其是公安、城管等等这些热点的区域也是发展很快的。比如说公安系统的网警,可以说它在公众帐号上升排名在公安系统的第二位。但是这些政务新媒体发展这么快,问题可以说是非常严重的,我以北京政务新媒体来看,我们在做调研的时候发现有这么一些问题:一是“两微”的定位不明确,同质化严重。二是缺少统一的评价体系和完善的评估标准。三是政务新媒体的举证利用率不足。四是缺乏互动和反馈。五是专业人才不足,新闻媒介的素养需要提高。所以,我发现了“四缺”:缺编制、缺人员、缺技术、缺资金。以北京政务新媒体和《北京发布》为例,我感到有几个不可忽视的因素:一是专业技术比较欠缺,尤其是全媒体信息采配的能力不足,媒体的素养和网络知识有待增强。《上海发布》、《北京发布》都是做得很不错的新媒体,北京不超过20个人,上海也就是13个,《南京发布》就几个人,没有人,原因很简单,没有编制。《上海发布》有1/3人员是媒体来的,因为它们只有1/3的行政编制。它们的工作量这么大,人又这么少,但是《上海发布》做得非常不错,包括《北京发布》。还有一些政务部门,政务新闻的管理运营以及轮岗制或者兼职的制度,可能解决了一些编制问题,但是对整个政务新媒体的发展制约也非常大。我们在想一个问题,我们地方的报刊,我们传统媒体又面临着危机,而且人才又这么多,那边又发展这么快,又没有人,也没有技术,这能不能合作呢?

    十八大以来大家可以发现,人在哪一个地方,舆情就在哪一个地方,我们要塑造正确的形象,所以我们现在的人到了互联网新媒体上来了,所以我们从习大大开始很重视这个问题。这样来看,无论是从政府的需求,还是媒体的需求,都找到了一个非常契合的点。它们之间有非常互补的因素,编制也好,专业人才和专业技术、资金、信息来讲,我觉得传统报社和政务新媒体都有一个非常互补的因素,这将会产生一个新的蓝海。这并不是我随便说的,我这里有成功的案例,这个案例我绝对不是给《三峡日报》做广告,其实有很多日报做得非常好。前些天很晚的时候,我跟《三峡日报》的潘旺雄老总打电话,他把很多资料传给我看,我也学习了一下,今天晚上我还要好好的跟潘总交流,我们做一些学界和业界的探讨。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我觉得有几个方面是做得不错的,他跟我讲过,他们这几年跟不少其他媒体合作,但是政务这一块的合作它们的效益非常好,好的是连续几年它们的经营收入过亿了,这相当不错。他们跟政务新媒体合作有几个方面,我做了一下归纳:一是及早争取资质资源,积极发展新媒体。从政务新媒体这个角度来看它主要是获取网站主办资质,政府门户网站群和政府官方微博微信和运营的资质,这是它们做得很好的。二是开通“三峡宜昌网”,为全国地市级城市中第二个开办的门户网站。三是着手布局,优化结构,而且他们在跟政府合作的当中布局谋篇,注意顶层设计,这也是它们的一个经验。它是同党报办集团,向集团办媒体的一个转变,我觉得做得非常不错。最后他们拥有了七网三报两刊一社,他们还有一个出版社,这是做得非常大的。

    今天莱芜广电的于国蕾老总谈得非常不错,她们不是局限于媒体,而是跳出了媒体本位,把媒体转型融合放到国民经济的信息化,人民群众信息消费多样化和政府治理和多维度定位。多维的我不讲,就讲它跟政府新媒体合作这一块。它曾经竞标了政府和门户网站,它们都去运营,这样一做的话就造成了一个很好的效果,那些曾经离开报纸的一些读者又回来了,回到了党报的周围。我曾经跟上海发布的周主任谈到,他说我为什么做这个事情呢?我平常要累计网民的的情感也好,关注度也好,在关键的时候就会发挥作用。我们过去的读者又回来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效果。三是智慧媒体的建设计划,这跟智慧城市联系在一起。包括北京也好,北京发布把所有有名声,有内容的关系全部矩阵在一个平台上面。《宜昌发布》也是一样,综合性的业务集聚在宜昌发布这一块,这恰恰是媒体能干的。过去政府有些机构是做不了了。四是聚合数据资源。他们依托三峡云这个基础,构建三大媒体的集群,以及全市统一的三大核心数据库,这里有便民的服务数据库,有政务信息数据库,还有移动信源数据库,等等。这些数据是我们的传统媒体是它的优长。

    由此我想到我们地方的报刊跟政务性媒体如何创新,它的路径我们怎么去走。当然,可能每个报社的情况不一样,下面我谈三个观点给大家一些启发:第一,一定要做顶层设计。顶层设计就是要规划先行,我们绝对不能临时抱佛脚,这是搞不了的。廊坊日报这么多年都是不断累计总结出来经验,当然,不是每个报社都要向《三峡日报》和《廊坊日报》学习。第二,一定要互惠互利。现在党政机关有很多费用,但是这些费用不好花,怎么办?你可以跟它合作,政府它有舆论引导的职责,跟传统媒体之间可以互动互助,这恰恰是我们传统媒体所拥有的优势。政府机构有这个需要,正好可以跟他合作。另一个路径思考是走政府采购的制度,现在政府的资金很多,包括社团组织,我也问过潘总,我说你们这些东西是不是政府给你们的?他说不是,这是我们在跟其他公司,有的技术公司,它的技术很强,但是它的采编不行,而报社采编的技术比全技术公司弱一点,但是它的综合实力比这些技术公司强,所以他有几乎争取到这样的公司。我们说舆论在哪里,我们的新闻服务也要到哪一个地方去。

    所以,政务媒体跟传统媒体应该是价值重塑的一个价值新的蓝海。我觉得地方报刊跟媒体的用武之地,可以说政务新媒体合作是一个非常好的用武之地。并不是说每一个地方媒体都能够有这个机会,所以第三个要思考的问题是我们要主动分级,做到培训服务。我们现在讲的供给侧,需求侧,实际上我觉得新的服务是不是也有需求侧和供给侧的关系问题呢?我们要应该主动争取机会,等靠要是搞不来的。我觉得机会永远是给有需求,有准备,有实力的人和机构。当然,你争取机会之后一定要贴心的服务好。新闻传媒应该是信息服务业和劳动密集型的行业,正因为是这样一个行业的特点,所以我们就要做好服务,做成传统媒体和政务性媒体融合创新的一个先例。如果不做好服务,人家可能今年跟你合作,明年可能就不跟你合作了。我很欣赏大会组委会的秘书长彭雄飞先生讲话的一个关健词,叫“服务好”,传媒大会来了这么多人,我们做好服务工作。所以,我们要跟政府新媒体合作就要融合创新,我觉得这是传统媒体和政务新媒体共同的一个价值理念,靠任何一方我觉得都不可能双赢。因此,在传统媒体和政务新媒体之间,我感觉跟甲方和乙方一样,我们应该做好服务,我们二者之间的合作是一个首要的责任。当然,传统新媒体也有一个服务的问题。

    我是在做北京政府新媒体传播工作研究的时候想到的一个话题,我也琢磨一下我们的传播媒体怎么去走。我不占用大家的时间了。谢谢大家!

所属类别: 最新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中国报业网 

发表评论
 
姓名:
 
小于等于20个字符(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