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中国报业网!!!

  •  
详细

直播,将是传统媒体的上甘岭之战

作者:中国报业网秘书处来源:中国报业网 日期:2017年2月13日 11:56

                    演讲嘉宾:国广星空CEO王明轩

    王明轩:谢谢大家!自从互联网兴起以来,咱们人类快速的把我们所掌握的记录在线符号搬到了互联网上,我们就把它称为新媒体。其实发展到今天,我们看清了它们根本就不是新媒体。我们广电的报纸也一样,咱们大家都走了这样一条路,其实它只是把传统的报纸内容、广播内容和电视内容提到的互联网上,在互联网上做了一个传播更广的有线电视。为什么会是这样?其实就是因为惯性思维。在工业革命的时候我们有了机器以后我们先想到的是我们把机器装到石头碾子上推着石头磨面,事实上当我们回到本源,我们会发现我们根本不需要推它,推它太沉了,我们用两个小磨轮,用机器代替它,每秒钟几千轮的转,一个村子原来家家户户都有一个磨坊,现在一个乡有一个磨坊就够了。同样,船也是这样,我们早期的轮船是用蒸汽机推着,事实上我们在它屁股上放一个螺旋桨,本源能安全的运行就行了,高效的运输就行了。媒体的本源,能有效的传播信息就行,不是把你的电视节目、广播节目和报纸节目搬到互联网上。怎么样才能有效的传播呢?这才是真正的新媒体,就两点:第一,智能化的传输。今天的时间太紧张,我没有办法说,你们可以看看《今日头条》,看看那些用机器代替人的传输能力的新媒体。一个人民日报假设发行1亿份的话,它如果达到《今日头条》的传播功效,它需要4-5亿的员工才能维持得了,它们俩是不可比的。第二,互动化。为什么是互动化呢?这是人性的需求,因为人的信息就是互动的,人活着的过程就是跟信息互动的过程,不能跟信息互动你就死了。其实微博就是门户网站的互动化,淘宝很牛,市值几千亿美金,你把它的互动功能付费,跟商家讨价还价,给商家评分,所有的互动都关掉以后,告诉大家它就是一个电子版的精品购物指南,什么都不是。

    现在我们说到直播,为什么要说到直播呢?因为只有在直播的状态下才能互动,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些年来一直在忙这件事的原因。今天有报纸的同事,也有电视广播的同事也在说直播,文字、图片、语音、移动画面那是我区区别媒体的一种方式,因为工业文明只能用这种方式加以区别媒体,在互联网的状态下,在一切全部数字化的情况下就没有了这个界限,报纸人凭什么可以做语音,凭什么不可以做视频?其实我说的文字图片语音和移动就是在线环节。为什么我那么看中直播?第一,直播是人性的需求。首先,我们人除了听觉之外还有触觉嗅觉,人获得95%的信息都是靠听觉和视觉构成的,这两个加在一起就是图像,就是移动的图像。也就是说,人体其实是生活在一个影象世界里的,一个孩子不经过训练,他四五岁就能看懂电视,甚至能看懂动画片,同样的内容你把它转化成文字,你让孩子来读,没有小学以上的训练是不行的。第二,人在获得信息的时候一定要——猛兽来了,老虎来了,我不知道,那就要被老虎吃了。遇到一个漂亮的异性我没发现,那就归人家,这就是进化的过程中导致着暂时做不到的那些人全部被淘汰。事实上我们在座的都一样,一个男性,就像我现在站在这里边,我能用0.2秒钟的时间发现下面我最喜欢的漂亮女性。女人也一样,女人的第一要务可能不是色,她是财富,她能一下子发现这里面的哪一个男人谁最有钱,谁最有权,然后才是长得好看,这都是进化过来的。

    这种进化导致什么呢?就是人类必须随时随地随意获得信息。刚才说人类生活在影象世界里面,又随时随地又获得信息,加在一起不就是直播吗?事实上我们人类就生活在直播世界里面,我们生活的过程就是直播的过程,我在直播着你们,你们在直播着我,我们都在直播着,我们把我们的信号传给大脑,大脑进行在线,然后给了身体的各个脏器官进行荷尔蒙的分泌。只不过把网络的直播是利用了互联网的技术,这里是南宁,我们用互联网的技术把北京的信号传过来而已,其实就是古代说的顺风耳,千里眼,而顺风耳,千里眼这种神话的东西能够存在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是埋藏在人的骨子里的一种强烈的愿望,所以直播是人性的选择。

    我们不能因为走的路太远了我们就忘了我们来时的路,现在广播和电视都是录制出来的,然后播出,所以大家都认为应当录播,不能直播。事实上早期的广播和电视都是直播的,那时候没有录音机,也没有录像机,是因为后来有了录音机和录像机,我们为了减少错误,让它的画面、声音更完美一些,所以才走到了这到了录播上,我们本来就是做直播的,整个媒体都是直播的。录播的形式更适合做精品极品的东西,而我们日常获得一个简单的信息并不需要那么复杂。

    从去年开始兴起了所谓的直播客户端,大家对这种客户端吓坏了,你基本上可以把它理解成网上的一个大妓院或者是夜总会,都是女孩男孩又脱又露的,把大家都吓傻了,所以大家害怕。大家说这不是一个好东西,我们要把它封掉。事实上人类的多数文化形态都是由满足人性小的欲望渐渐再有那个行业内有文化,有学识的人把它改造过来。早期的相声就是北京天桥地下说混话的一群人,要饭的,东北的二人转,陕北的信天游,都是由低俗渐渐发展起来的,甚至包括我们把它当成不能再阳春白雪的芭蕾舞,那是十七八世纪宫廷里非常荒唐的表演,那时候还没有尼龙,还没有丝袜。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包括在座的各位,我们都是直播界的孔子,直播界的侯宝林,我们要改造直播,而不是害怕直播。

    直播有很多好处,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它可以做互动形态,可以使人文进步。举一个大例子,两个月以前土耳其发生了一场政变,他们的总统就用直播的形式号召他的全体国民出来挡住军人开向总统府的坦克,这个事情接下来经过二次传播,然后真的老百姓上街,把政变给粉碎了。他能在一定条件下粉碎一场政变,事实上在条件成熟的时候也能发起一场政变,对吧?我刚才讲的这些内容在我的一篇文章,题目就叫《传统媒体的上甘岭之战》。1122号我参加了一个会,有领导说,我见到你这个活人了,我们的好多政策就是借鉴你那篇文章里面的,他说涉黄我们还不害怕,封了就行了,真正的是群体事件,没有控制的直播就一定会出问题。而我们在做的都是党的喉舌,不用我们来做,谁来做?

    刚才咱们说的互动,只有在直播的条件下才能实现互动,2010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客户端叫手机电视,现在这个客户端还在,这次全国发布的今年下载量,我们在所有的视频口里是第十名,现在做成了中国手机电视台的手机电视。我当时也搞了一个互动,但是我发现前两个月还有人来互动,我播浙江台、江苏台、中央台还有人互动,但是两个月之后没有人互动了,为什么大家都不来互动了呢?因为那是两只猫在讨论金鱼缸里面的鱼怎么游泳,鱼没参加。只有鱼要跳出来,问猫哥哥,我漂不漂亮?猫哥哥说漂亮,这才能形成观众与观众之间,观众与节目主创之间的市场,否则根本没有互动。只有这种互动,才能够把传统媒体,因为我们传统媒体它的形态太简单了,我们要进行改造,改造成什么样呢?这是我们的传统媒体,内容生产,生产完了之后进行运营,然后进行报纸发行和电视的播出、落地,然后卖广告,挣钱之后回来再做内容生产,这就是产业链,非常落后。只有刚才这种情况下,再结合到智能化的传输以后,真正的新媒体是这样子的,它会发生裂变,我们的内容生产会变成老百姓跟你一块生产,比如说我生产出了舌尖上的中国,老百姓就会跟你生产出舌尖上的沈阳。

    在运营的过程中观众就跟你互动,这就是传统的广告经营,它裂变成两块,就是人性化付费,当人性被激发起来的时候他花钱他不认为他是在花钱看内容,他认为他是在参加活动。举一个例子,当年超女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04年的时候最热的时候我的手机就被我老婆抢去了,她要给她家春春投10票。我说怎么成你们家春春了?她说我喜欢乖一点的女孩。她的人性被激发出来了,50块钱她都投,这个人性化付费的市场有多大,我不知道大家算过这个账没有。这个年龄大家都有孩子,也有年轻一点可能是自己玩游戏的,可能大家都付过费,这个市场有多大呢?有2000多亿,我们全中国的电视广告加在一起才1300亿,孩子们偷着爸爸妈妈的钱就是因为人性化付费,这就忙出2000多亿出来。想一想我们媒体人挺可怜的,不管是广播人、电视人,还是报纸人,我们其实把信息当成石油,点一把火发电,我们创造了价值就是50美元/桶的石油,发完电变成200美金,事实上用这种方式把它精炼成煤油、汽油、柴油、橡胶、塑料,它就是2000美金或者2万美金。这事儿我们没做,因为我们没有智能化传输,我们也没有集中精力做互动。

    我们整个媒体界都有一个错误的认知,都认为是汽车的兴起救了广播,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认知。1981年我参加工作的时候,那时候电视兴起了,我们的广播处于什么状态呢?它所有的广告就是一个空中大药房。我记得我去采访市里面一个会,我们广播记者到了,电视记者没到,我们一个副市长站在前面看了一下,说电视记者还没到,等一会儿再开会。等了十几分钟,电视记者终于到了,副市长说电视记者到了,开会了。我旁边的北大历史系毕业的赵万波,非常愤怒的拍了一下,真的骂人了,电视记者不来就不能开会,我他妈走了。这是原话,我一字不拉的给大家学了一下。当时广播就是处于这种状态,这就是86年、87年、88年、89年的广播。

    广播后来怎么缓过劲来呢?当时中国出了一个东西,叫BB机,大哥大还没普及,BB机普及了。有了BB机以后开始做什么呢?做直播互动。BB机最早做的是经济台,后面是文艺台、交通台,因为它可以点歌,可以午夜夜话,成本很低,1520分钟的一档节目,两个卡斯带,一张纸上一个节目了。广播真正的起身是2004年以后中国汽车普及,那是一个爆发式的增长。所以,互动很重要,智能化传输加上互动,而这一切一定要建立在直播基础上。

    在新媒体领域一切都是以技术为先导,比如说新浪在96年、97年的门户网站的那些网页技术,我们现在瞧不起,当时是高科技,以这个为先导,先把人气聚起来,弄一些内容,最后都走向互动,走向微博,都是这个过程。如果这个过程成立的话,有两波人来爬这座高峰,技术人员在先期的时候这个坡是比较缓的,但是真正给了他,他的技术做完了,该往互动上走的时候,它真正的互动做了多少?这些技术人员的思维就是这样,因为我是一个媒体人,我跑到技术公司深深感觉到这一点,而我们媒体人在技术先导上是很弱的,但是一旦这个互动工具,这种工具交到我们手里我们来策划内容,策划我们报纸的内容,这就是我们的强项。所以,截至到目前为止,我还不认为我们传统媒体彻底不行了,但是最后一战,拿下了这一战,谁作出了智能化的互动媒体,谁就上了上甘岭,上了上甘岭既可以稳住自己后半江山,哪一天退了上甘岭就可以直接进的鸭绿江。

    我就讲到这些。谢谢大家!

所属类别: 最新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中国报业网 

发表评论
 
姓名:
 
小于等于20个字符(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