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中国报业网!!!

  •  
详细

新媒体改变人类生活

作者:张帆来源:中国政协报 浏览次数: 日期:2017年4月5日 15:58

3月18日至20日,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上,围绕“新媒体改变人类生活”主题展开了一场深度对话,由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蒋昌建主持,wpp集团首席执行官苏铭天、阳光媒体集团主席杨澜、基辛格协会副会长乔舒亚·库珀·雷默、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分别发言,并回答了现场提问。

■数字化带来传媒产业变革

“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以及谷歌(google)都给我们这个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在西方,脸书和谷歌的广告可以占到70%至80%,还有智能手机已经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方式。”wpp集团首席执行官苏铭天说。

wpp集团(wire●plasticproductsgroup,简称wppgroup)是全球最大广告传播集团之一,总部设在伦敦,拥有一系列大型的广告传媒公司,营业范围包括广告、公共关系、游说、品牌形象与沟通。

“15年前,也就是新世纪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主要收入中与数字化有关的部分很小,现在已经达到了200亿美元,月25%的收入来自于跟数字化有关的业务。这里所反映的信息就是,数字化确实在改变着传媒产业。”苏铭天坦言。

数字化带给传媒业的影响,在中国也同样显著。据人民网总编余清楚介绍,人民日报每天的发行量是330万份,报纸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媒体融合的趋势,现在人民日报的传播平台,包括人民网、人民日报客户端、人民日报微信、微博,整个用户加起来达6.5亿。

“现在人民网的广告商首选的是移动端。”余清楚说,因为客户知道,现在的广告是跟着用户走的,而不是跟着自己的态度和想法走,用户在哪里广告需求就在哪里。

阳光媒体集团主席杨澜也表示,从事电视媒体工作25年了,很多情况已经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转变。

“1990年我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电视节目收视率平均能够达到25%,差不多1/4的中国人在一个时间看一个节目。然而,去年中国电视广告的收入整体下降了30%,一个在全国收视率排前五名的卫星电视台,居然发工资都遇到了问题。所以,传媒业整个场景的变化是非常迅速的。”杨澜说。

基辛格协会副会长乔舒亚·库珀·雷默认为,相比传统媒体时代,新媒体的产业集中度是非常高的,也就是说如果有赢者,他就可以占据很高的集中度,像facebook,一般没有第二者,竞争失败者是很难和赢者竞争下来。比如,绘图的技术在西方有谷歌地图,有很多人用谷歌地图就会改善,改善之后用的人就更多。

“新媒体所构建的世界是以主客体互动的形式而存在的:一方面,现实社会与网络空间形成客观的海量信息;另一方面,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特定需求及偏好,通过搜索、过滤、选择,创建一个属于个体的世界。这些都非常不同于传统媒体时代。”乔舒亚·库珀·雷默说。

■新媒体重塑媒体商业模式

新媒体技术带来信息沟通上的实时性,压缩时空距离,使人们的交往不再受地域和时间的限制,它不仅呈现出跨时空、全息化、非线性的世界图景,而且还使这一图景的接受者具有充分的主动性、选择性。

中国主流媒体适应新媒体传播特点,积极尝试媒体融合发展的探索。余清楚介绍说,今年两会人民网成立融媒体工作室,所有的记者不再是按行业、按部门来分,而是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特长来做新闻。原来可能是财经部,可能是国内政治部,可能是科教部,而今全部打破部门界限自愿组合,三五个人形成一个融媒体工作室,新闻产品用在人民日报客户端、微博微信、人民网,基本不用在纸媒上。

“人民日报社现在实现新媒体先行,所有的记者为中央厨房供料,稿子发过来由新媒体优先发布,纸媒做深度报道。这样新闻生产分工就完成了,其特点是一次采集、多种生成、多元传播。未来的新闻将不再是用来‘读’的,而是用来‘体验’的;未来媒体将成为连接新闻叙述者和新闻制作者的桥梁。”余清楚说。

新媒体传播技术带来了一场新闻和内容生产方式的变革。

杨澜也表示,过去做一个节目需要满足所有人的要求,因为高收视率意味着要去满足更多人的需求爱好,但是网络给了我们一个精准投放内容的可能性,只要满足某一个垂直人群的需求就可以了,它不需要让5岁的小孩子到80岁的老奶奶都喜欢看我们的节目。

与此同时,在新媒体的时代,商业模式正发生改变。“过去,人们认为网络没有给内容供应商提供一个收费的模式,做什么都是免费的,那么,谁来花这个钱呢?其实,从去年开始,在中国的微信公众号还有app等社交平台上,知识精英的内容专栏可以开始收费了,而且还带来不菲的收入。”杨澜说。

商业模式的转变,还有内容和电商的结合。杨澜谈到一个案例,有一次在她们的女性网站上,讲一个女孩子因为自己的皮肤很容易过敏,她就到云南找一个当地的草本植物做原生态的肥皂,泡沫丰富而且不伤害皮肤,她们只是讲了一个故事,但是一个晚上就卖出去3000块肥皂。

“过去我们仅仅依赖广告模式的内容供应,变成内容可以和电商相结合,它由于引发了读者或者说受众的一种触动,他可以马上下单。其实,对于我们做内容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崭新的时代,非常有意思,也非常令人兴奋。”杨澜说。

■新媒体时代凸显人的价值

媒体变革和转型关键的因素是人,现在的网络新媒体在向移动媒体转移,要求媒体人也要转变观念,跟上技术创新的步伐。这给传统媒体的从业者提出了新的课题。

据余清楚介绍,人民网将今年定位为直播年,人民日报的提法是“全媒体”“融记者”。今年两会报道人民网已不再鼓励前方记者写稿子,而是拿起手机做直播,现场采访代表委员,再由后方编辑做深度解读。早上9点到下午6点,连续9小时的网络直播,15天下来做了120小时直播,浏览量和用户量达到1.2亿。

“现在的记者与过去的记者已不可同日而语了,要有十八般武艺,特别是在直播情况下,应该说对记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在的记者如果没有一点本领,特别是对新媒体、对直播、对视频,包括做新闻网红、做主持人,确实他现在有很大的压迫感。所以这次记者回来普遍反映,现在的记者比以前难做多了。”余清楚说。

杨澜也表示,过去做一个30分钟、1小时的纪录片很考验我们电视人的制作水平和能力,但是今天的网络人不在乎这些,他们或许每天只需10分钟内容,所以现在都是碎片化提供片子给网络,这个对我们传统媒体人来说是很大的改变。

新媒体技术的快速迭代升级,使人们由后工业时代大步迈向智能时代。语音识别、图像分类、机器翻译技术以及可穿戴设备,使人们能够无障碍沟通,由机器主导的人工智能在新闻生产和信息传播方面的应用也日渐深入。

乔舒亚·库珀·雷默认为,过去400年很多东西可以通过人的客观分析来判断,可是现在人们越来越依赖于机器,用机器来进行控制某些程序应用,这样的话要来判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可能会变得困难起来。

“现在是一个多元社会,信息多元、思想多元、价值多元,包括信息片面化和碎片化的问题。”余清楚说,“当谣言满天飞的时候,我们的真实新闻及时发出来,整个谣言就会平息了。谣言止于智者,这是我们中国的老话,我认为还有一句话,谣言止于知者。”

在信息资讯爆炸的时代,不仅有假新闻和真新闻之间的较量,同时还有你想知道的和你需要知道的两者之间平衡的问题。

“我跟很多人工智能的专家沟通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跟我说当这个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其实慢慢有一个自我校正的过程。希望我们的媒体在智能化的过程当中还有一个自我校正的过程。”杨澜说。

 

所属类别: 传媒会展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新媒体改变人类生活 

发表评论
 
姓名:
 
小于等于20个字符(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